首页 >> 资讯 >>楼市资讯 >> 谁在告恒大?
详细内容

谁在告恒大?

时间:2022-01-05     【转载】   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

冬季湿冷的阴云,笼罩在广州恒大中心的上空。它的四周,围着一米多高的蓝色铁栏杆,只留着一个入口,几位安保人员身着制服,在此执勤,旁边架着的广播循环播放:“进入大厦,请出示工牌”。

两周前,广东省政府工作组正式进驻广州恒大中心,为摸清情况,要求恒大暂停旗下所有资产的处置事项。现阶段,恒大日常运营工作由集团副总裁、汽车集团董事长肖恩负责,公司的重大问题,都要向工作组相关负责人汇报。

另一边,恒大也成立了风险化解委员会,许家印任主席。在近日例会上,他强调,绝不允许恒大任何一个人躺平。

这种正向的表态,或许能给债权人留下更多的希望。但由于牵涉的范围甚广,许老板目前仍需要面对一团团不断交织的官司“乱麻”,短时间内恐怕难以理清。

为了避免“火烧连营”,给恒大的正常营业、资金周转留下空间,此前已有规定,涉及恒大的一审民事诉讼,都移送广州中院集中管辖。

乐居财经查阅获悉,与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恒大地产”)相关的司法案件,已超过2000宗,其中在暴雷的2021年,它涉及的司法案件就多达883宗。借款合同、劳动合同、商品房销售、建设工程、票据等各项纠纷都掺杂其中,案由多种。

眼下,恒大地产单日新增十余份开庭公告的情况,时常发生。截至12月31日,其所涉诉讼的开庭公告,已达1801份,有些诉讼的开庭时间表,甚至已排到了2022年4月底。

供应商的烦恼

年末,历经两次开庭,恒大地产在一宗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中,败下阵来。它仍逃脱不了承兑相关商票的还款责任。

恒大的全资子公司商丘世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世龙地产”),曾将其开发的商丘恒大名都二期二标段建设工程项目,发包给中建五局施工;前者作为出票人,以支付工程进度款的方式,向后者出具了2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

这两张票据所涉金额总计为486.87万元,于2021年3月1日到期。恒大地产向中建五局出具过承诺书,承诺“在票据到期日出票人不能承兑,则由我公司按时兑付”。

但上述票据到期后,中建五局持票承兑被拒,遂提起上诉。或许是为了给自身减压,恒大地产为自己“开脱”,辩称出具的承诺书是保证担保的性质,保证责任为一般保证,而非共同还款责任。

但这说辞略显苍白,终被二审否定,认定世龙地产需在判决生效起十日内,偿还本金、逾期付款利息予中建五局,恒大地产承担共同还款责任。

自恒大暴雷之后,这样的诉讼并不罕见。此前合作得越密切,后续就越容易产生纠纷,它与地产上下游产业链供应商之间的爱恨情仇,不断上演。

11月,全筑股份曾宣称,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因工程款纠纷,起诉恒大地产及其相关成员企业,涉案金额包括后者拖欠的工程价款近2.38亿元,以及相关的利息、诉讼费用。

据全筑股份自述,它与恒大诉讼案件达到333起,部分相关案件尚未开庭。案件中,已完工的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共327起,未完工的纠纷共6起,分别对应工程款2.28亿元、974.36万元。

除此之外,金螳螂也曾状告恒大,它手上与恒大相关的商业承兑汇票总额近60亿,其中有17亿已和恒大达成资产抵偿解决,还剩41亿元未能妥善解决。后来,恒大以资抵债,将常熟的悦澜湾项目,转给了金螳螂。

嘉寓股份也加入了讨债大军,近日它公布了与恒大合计为13.15亿元的商票敞口。据了解,嘉寓股份系恒大集团战略合作伙伴,为后者提供建筑门窗、幕墙产品及安装服务。

从2007年至今年三季度,嘉寓股份近15年的累计净利润也不过才8.03亿元,远远少于票据金额的总体量,可见其压力之大。但除了与恒大协商,或者提起诉讼之外,它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

恒大债务危机还波及到了上游供应链,已有山水比德、世联行、三棵树、广田集团、建艺集团、瑞合股份等多家相关公司披露涉及恒大的应收账款余额,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以商票形式逾期。

另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目前,与恒大地产相关的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票据纠纷、票据追索权纠纷,共涉及275份开庭公告。

而部分案件的裁判文书中,写着“已结案”三个字,表明一些供应商在提起诉讼之后,又自行撤诉。在此背后,他们或许已与恒大达成了解决还款问题的协议。

由此可见,供应商状告恒大,也只是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一旦款项有了眉目,他们也不愿刺刀见红。

金融机构的“博弈”

银行、金融机构也与恒大有着万般纠葛。掀起较大波澜的,无疑是今年年中,广发银行与恒大的隔空喊话。

该事件从7月19日开始发酵,广发银行宜兴支行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冻结宜兴市恒誉置业、恒大地产存款约1.3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法院认为,广发银行宜兴支行以情况紧急,不立即申请保全,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为由,向该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符合法律规定,便通过了这项申请。

为了平息市场舆论,恒大随后发布《严正声明》回击,称该笔1.32亿元的项目贷款,实际到期日为2022年3月27日。对于宜兴支行滥用诉讼前保全的行为,恒大将依法起诉。

两者当时的争议或许在于,广发银行认为贷款已触发项目去化率达到70%这一提前还款条件,主张依约提前还款;恒大方则认为项目虽然去化率达到70%,但是销售回款尚未达到70%这一比例。

不过三天后,双方便迅速握手言和,表示“双方经过充分沟通已经妥善解决,今后将不断巩固和深化业务合作关系,继续加强合作,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这亦敌亦友的身份转换,令人感慨不已。

在商业世界里,各方主体为了尽可能地维护自身利益,都展开了无尽的博弈,担心债务人风险的蔓延,累及自身。

在暴雷的当下,越来越多金融机构拿起法律武器上门向恒大“讨债”,包括哈尔滨农村商业银行、徽商银行黄山天都支行、武汉农村商业银行宜昌分行、鄂尔多斯银行呼和浩特分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长春分行、中国光大银行洛阳分行、中国农业银行石家庄石门支行等等。

例如,11月18日,恒大地产新增开庭公告,案由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上诉人为光大银行呼和浩特分行;12月23日,华润深国投信托也针对恒大下属公司,申请财产保全……

这类案件,虽然裁判文书透露的细节较少,但上诉人的诉求大同小异,一般都是要求债务人偿还借款本金、利息,以及要求对债务人的资产变现,拥有靠前的受偿顺序。

河北玉田农村商业银行(简称“玉田农商行”),三年前借给恒大旗下公司玉田泰昌旅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泰昌地产”)5000万元,后眼见借款本金1460万元及利息被拖欠,前者提起了诉讼。

玉田农商行在诉讼请求中,就明确提到,它对泰昌地产抵押担保的冀(2018)玉田县不动产权第0001244号土地使用权,和该地块25556.47平方米在建工程折价或拍卖、变卖的财产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除了银行等金融机构,信托也被恒大这场暴雷拖累得不轻。今年下半年以来恒大出现流动性风险,致使信托产品成规模违约,未能兑付,头部信托公司此前普遍先向投资者刚兑,后续再进行资产处置。

但目前恒大的违约规模有扩大风险,且执行资产处置速度较慢,有部分信托公司已感受到兑付压力,或将对涉及恒大相关产品打破刚兑。

与此同时,杭州工商信托、北方国际信托、华润信托、光大兴陇信托、兴业国际信托起诉恒大地产集团主体以及各地子公司、项目公司的案件也都在程序当中。

不止银行和信托,在恒大金融借款纠纷案件中,还有资产管理(南京正宁资管、苏州资管)、小额贷款公司(山东省鲁信小额贷款)、地方金融服务公司(江西交投金融服务)以及四大AMC(中国华融)的身影。

两难的个体

与恒大对簿公堂的,不只是企业、机构,还有个人。这其中,有不少购房人在找恒大退房。

2017年岁末,湖南株洲的何林(化名),购买了恒大林溪郡的一套房产、两个车位,共付清全部购房款147.44万元、车位款7.2万元,约定2020年元旦之前交房。

但收房时,何林发现房子并未达到交付条件,存在漏水的缺陷,拒绝收房。此后,恒大方进行了整改,但仍未达购房者要求的状态。因此,何林向恒大提交了退房申请,但至今仍未完成退房。

等待中,他逐渐失去了耐心,便将开发商诉至法院,请求解除双方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预售)》,并拿回购房款、车位款,以及获得款项的利息。

在广州,购房者颜乔(化名)因恒大的退房进度过于缓慢,也将后者告上法庭。

此前,颜乔曾在广州恒大珺睿项目中,购买了一套房产,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于去年5月与恒大就相关退房事宜达成协议,后者表示以转账方式,将共计约538.63万元的房款,划入购房者的指定账户中。

然而,恒大在退还颜乔58.63万元之后,剩下的款项却久久没有动静,因此惹上了官司。作为被告,恒大略显无奈,声称从收到退还资料,到公司审批退款流程,财务部再安排资金退款,需要一定的时间。

在生存线上腾挪的恒大,原本就有很大的流动性压力,眼下这些“退房”诉讼的叠加,更让它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来加以应对。

这两年,恒大在打折去货的过程中,不时喊着“无理由退房”的宣传语,如今这几个字,却成为了它挥之不去的梦魇。至今,恒大地产接到的有关商品房销售纠纷的开庭公告,多达157则。

外在纠纷不断的同时,恒大内部的人事调整,有时也会引发员工的不满,遂捅破了劳动争议的这层原本就薄若蝉翼的“窗户纸”。

去年10月,恒大曾在未与员工连彬协商的情况下,便发出人事调令,将原本已定居沈阳的他,调至内蒙古公司,岗位为质量锤队员。连彬不服从岗位调动,恒大遂降低了他的工资,并要求其待岗培训。

心中不满的连彬,向恒大邮寄了被迫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要求公司正常补发工资并支付补偿金。他的这些诉求,后续得到了法院的支持,恒大辩称连彬是主动离职,无需给予补偿金,但该意见被驳回。


类似于这种劳动争议,在地产圈内较为常见,但对于恒大来说,它就像危机洪流中的波浪,不断拍打着本来就脆弱的堤坝。


标题
更多
蜗牛有房服务热线:0531-82778708

扫一扫下载APP

分享至:

公司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堤口路96号

Copyright 2018 www.woniufa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蜗牛有房. 鲁ICP备19004066号

蜗牛有房,让爱有家!

本网站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在线客服
- 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