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楼市资讯 >> 滨州博兴300亩永久农田被征占,难道真是“农田保护界桩埋错了”?
详细内容

滨州博兴300亩永久农田被征占,难道真是“农田保护界桩埋错了”?

时间:2021-09-22     【转载】   来自:央广网

耕地是我国最为宝贵的资源,永久基本农田更是耕地中的精华。公开报道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全国划定永久基本农田15.5亿亩,全部落到实地地块,实现上图入库。我国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永久基本农田的土地征收,必须经国务院批准。”

但近日,记者收到多名群众反映称,山东省滨州市博兴县重点招商引资项目龙凤生态文化园涉嫌违法征占300亩永久基本农田开发商业地产。当地回应称,这块地只是一般耕地,地里的“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界桩”是被埋错了。

记者调查发现,该项目先以土地流转之名撂荒耕地一年多,去年被正式征收,但农民今年还领着粮食补贴。涉事地块上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的界桩和标志牌醒目清晰。这一招商引资项目究竟占的是什么地?

山东滨州博兴县曹王镇闫家村村民闫云飞(化名)的地头上,当地2017年才立起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界桩,编号BX1796,2015年记载为基本农田的土地权证还在他手里。闫云飞说:“从2018年11月份开始,村里就宣传是土地流转,土地租赁50年。我一直不同意,因为我觉得这是永久基本农田,有公示牌,有保护界桩,也有我们土地承包合同,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小问题。”

闫云飞家共有3.22亩耕地,位于曹王镇中学附近。根据其提供的照片和视频,他家地头上,确实曾有一个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界桩。但今年3月,施工单位将这个界桩挖走了。闫云飞说:“今年3月9日挖掉的,有原始照片,还有录像。不管同不同意,被强行霸占了。”

被征占的闫家村耕地上竖起的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界桩(村民供图拍摄于2019年)

闫家村BX1796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界桩(村民供图拍摄于2020年)

相关人员将BX1796界桩挖毁(村民供图拍摄于2021年初)

9月7日下午,70多岁的曹王镇曹三村村民曹庆法和老伴顶着烈日,扎进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掰着熟透的玉米棒子。今年他和老伴在工地围挡外的一角,零星种了些玉米。

他们身后紧邻的是起初叫龙凤生态文化园,后又改名叫龙凤嘉园的施工工地。一张租地50年的协议书,让他们一家四口失去了近4亩的口粮田。曹庆法说:“我这4口人的地,卖了39万。缴到买房子上,还买不了一个楼角。我还有4口人吃饭呢!我有一个儿子给了他10万,剩下的俺老两口还不留着买粮食吃啊。”

闫家村村民收到的协议书(村民供图)

闫家村村民收到的协议书(村民供图)

村民签订的协议书显示,他们被要求把耕地交给村委会,一亩地一年2000元,村委会向农户一次性付清50年全部补偿金。协议书中还明确,土地依法进行建设开发后,农户购买楼房的,在市场价格基础上每平米优惠300元。收到补偿后,农户不再享有协议土地的相关权利。

村民闫云飞说,从2019年6月开始,村民的耕地被撂荒了一年多,直到今年初,现场被圈占挖地基并盖起楼房。闫云飞表示:“2019年6月,曹一村的土地收完麦子就撂荒了。2020年6月,我们这片地收完小麦也都撂荒了。2020年是圈占的我们南边这块地。”

博兴县曹王镇涉事地块上正盖起商业地产(总台央广记者管昕摄)

根据当地公开报道,2020年12月27日,博兴县龙凤生态文化园项目奠基盛典在曹王镇举行。项目位于曹王镇核心地段,占地300亩,共规划建设35栋住宅,总投资10.5亿元。记者在现场看到,涉事地块由一条马路隔开分成两个部分,北侧地块为曹一村的耕地,南侧地块为曹三村和闫家村的耕地。偌大的北侧地块杂草丛生,周围已被围挡圈起。现场有多块印有编号的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界桩,涉事地块南北各有一块醒目的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标志牌,立于2017年4月30日。

闫云飞和同村的闫新刚(化名)始终未在土地流转协议上签字,也没有去领取所谓的土地补偿。他们坚持认为自家耕地是永久基本农田,不能用于非农建设,更不能随意征占。不过,原本闫云飞家的地里已经盖起了楼房,今年7月1日,他的银行账户上收到了小麦补贴,9月3日,又收到了“种粮补贴”。

龙凤生态文化园项目征占的300亩耕地北部地块从2019年6月撂荒至今,现场已杂草丛生(总台央广记者管昕摄)

从2019年开始,闫云飞多次拨打滨州市12345政务服务热线,也向山东省自然资源厅反映了问题。工作人员告诉他,这里不是永久基本农田,但并未做更多解释。

工作人员:你上博兴县去问去!你别问我啊!

闫云飞:我一直是找他们,但不管用,后期才找的你们,以租代征的合同,我们也打出来了。

工作人员:行,就这样吧!

多位村民及村干部向记者证实,土地流转后耕地被撂荒。“当时已经荒着,什么也没种。撂荒以后,他们好办手续吧。他们说地这样就是三级地了。”

滨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给闫先生的书面回复称,涉事地块为土地流转(总台央广记者管昕摄)

2020年6月,滨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却给闫云飞书面回复称,龙凤生态文化园项目前期共流转300亩耕地,流转后一直种植着小麦和玉米,为便于管理、避免农作物破坏,在流转土地的四周用铁皮围栏保护。

滨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提供的卫星地图,右侧红线区域为涉事地块。黄色部分确定为永久基本农田

开发商对外宣传的龙凤嘉园地块周边区位地图(总台央广记者管昕摄)

山东省征地信息公开查询系统显示,2020年10月,省里批复这一地块的“农转用”手续,且批复面积约为219亩,但早在2019年2月19日,曹王镇的经济工作会上,时任镇党委书记吕友庆宣布,投资10.5亿元的博兴龙凤生态文化园项目已完成土地征占。闫家村村干部称,当地是通过材料造假骗取了上级的用地批复。“他们往(山东)省自然资源厅报的材料,我都见过。第一步他们先流转的,第二步招标拍卖。他们上省里办的手续,走的是两套材料。给农户是流转,一亩地10万块钱,第二套上省里是按正规手续办的,一亩地5万多块钱。”

13.jpg

山东省自然资源厅执法局2020年6月给闫先生的书面回复(总台央广记者管昕摄)

时任闫家村村委会主任曹新秀也对记者表示,耕地被流转后确实被撂荒很久,直到这块地被正式征收,但目前被征地农户的失地保险还没有落实。曹新秀说:“是镇政府提供的协议书,2018年谈的,2019年具体办的。那时候全部是镇上操作的,具体是原先镇上的书记操作的。”

村民近日打印出来的银行流水显示,耕地去年被征收后,今年还领到了粮食补贴(总台央广记者管昕摄)

记者调查发现,当地报批的相关材料中,涉事地块的联产承包户或土地使用权人为村集体。又附上说明,村民对征地无异议,并附上了村民放弃听证情况的说明。对此,经办人博兴县自然资源局工作人员李秀丽说:“在征收的程序当中,镇上曾经给我们提供过他们村里都同意的土地流转的协议,就提供了一个村里的会议纪要。”

李秀丽称,她组卷报批的时候,这块地已不是永久基本农田,何时调整的规划?通过什么程序调整的?博兴县自然资源局无法给出答案。随后,记者以当地村民身份致电滨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耕保科咨询相关情况。

工作人员:已经盖上楼房了?不对啊,不让占用的。

记者:2017年立的界桩,这不准吗?

工作人员:肯定是准的,永久基本农田是不能随便调的。

而在记者表明身份后,该局文字回复称,2017年划定永久基本农田的时候,曹王镇把界桩埋错了,与实际位置偏移了175米。而对于有人挖毁界桩的行为,回应称,这是施工单位修水泵,未把界桩重新复位。

闫家村一户村民给记者提供的土地权证显示,2015年确权发证时,已被征占的自家耕地为基本农田(总台央广记者管昕摄)

一位权威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永久基本农田划定工作是一项严肃的任务,埋错界桩,严重损害政府的公信力。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芦千文博士表示,很明显这是个以租代征的典型案例。芦千文说:“流转撂荒,它都跟征地是不沾边的,流转的只是土地的经营权而已。要是征地必须得去跟农民谈,征收的是集体土地的所有权。”

记者将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反馈给了滨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该局表示,局领导高度重视,正在认真调查核实,待调查核实清楚后主动给记者正式回复。有关事情进展,记者将持续关注。

(来源:央广网)


标题
更多
蜗牛有房服务热线:0531-82778708

扫一扫下载APP

分享至:

公司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堤口路96号

Copyright 2018 www.woniufa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蜗牛有房. 鲁ICP备19004066号

蜗牛有房,让爱有家!

本网站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在线客服
- 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